-落汐-

在下落汐。您安。

一个辣鸡文手。

qq2175451705。

欢迎扩列唠嗑。

情书 by落汐

阿羡。


请原谅我唐突地使用了你最亲近的称呼。


今天是你的生日,想说“真喜欢你啊。”


喜欢你肆无忌惮的微笑,喜欢你无所畏惧的身影,喜欢你是非毁誉由人论的桀骜不驯,更喜欢你手握陈情与那人并肩作战的笑容。


是什么时候开始呢。开始深深地喜欢上你。觉得你的一切都好,每一天喜欢你都觉得幸福。


你像光,给我的触动比之前喜欢的任何人都大。


好在这么好的少年终究没被辜负,希望你的每一天都与那人过得开心愉快。


望你抛却前尘往事的疼痛,执手光明与命定之人相伴一生。你本就值得最好的对待,值得被所有人喜欢。


生日快乐。我最亲爱的少年。


魏无羡。


——


你...

【随笔_(:з」∠)_】 几个片段

是学校的作业拿来混更。_(:з」∠)_

选了还过得去的几个片段。剩下的没法看。_(:з」∠)_

——

飞鸟掠过窗沿,发出清亮的鸣啼。它穿梭在云间,看似只隔窗棂的毫厘之距触手可及,实则是孤高而遥远的物象。

高层的窗总有诸多好处可觅。

这天空是如此的辽阔而孤独,即便有了云和鸟的修饰也显得惆怅,若是盯久了恐怕会陷入哀伤的漩涡吧。

清凉的风拂过脸颊,带着花香、草香和丰沛的水汽。它自由自在,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都曾是它的站点,却不是终结。它是永远不会累的旅人,旅途没有尽头,那些时光深处未曾破败的部分被它吟唱着传向远方。

万物的絮语或许被谁听见,编制看不见的命运丝线。

FIN

【忘羡】男友睡衣

现代pa。设定已经交往。

是简单的类似段子的随笔。()

吹爆夫夫日常。

-

“都说了还想睡觉非要叫我起来但是现在起来也没有什么用嘛……”

魏无羡嘟嘟囔囔唠唠叨叨碎碎念不开心。但还是被蓝忘机生拉硬拽起来了。

“魏婴,你昨晚太劳累。但休息过后,需要活动才能恢复心神。”

“真的?”魏无羡揉了揉酸胀的腰,挑起了眉毛,眼角似乎带了一点笑意。

他拂身上去,纤长的脖颈在蓝忘机的肩膀上刻意的蹭了蹭,带起敏感的颤抖。

“你要是昨天轻点我今天可就不用早起了啊。”

“我的错。”蓝忘机耳尖微微发红但不易察觉。

魏无羡的身上套的是蓝忘机的睡衣,昨夜做的太过火,以至于魏无羡的睡衣都被撕的不能入眼,他...

【忘羡】向春

是给超级可爱的鱼总 @捕鱼捕到锦鲤 的生贺!。

意识流。没有实质性内容的bb。短而且渣。ooc预警。

忘羡only(划重点)。

——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黑暗中灼灼发亮的衣角。

可是怎么也抓不住。

——

他在睡梦中惊出一身冷汗,他在黑暗中越陷越深。

他努力爬起来却又跌倒。

他身前的衣角翩飞,最后消失在一道细细的裂缝中。

那抹可望而不可即的光明随之消失。

他的世界再次陷入沉寂的黑暗。

——

光明无法触碰。

他苦笑。

——

他被强加孤独的头衔,上天判他那样一个快乐的人永世不得爱。

——

他笑着,还是笑着。

或许天生一副笑相,可只要是人,心就一定会有痛的时候。...

【忘羡】千里共婵娟

是很咸鱼的中秋贺文。()

一发完短打小甜饼√

——

夜风里夹杂着一丝寒意,夜空中一轮明月高悬。

蓝忘机端坐在桌沿,凝视着与他对坐着的少年。与他从小在蓝家长大的安静不同,魏无羡骨子里就是肆意妄为的个性,哪怕顶着莫玄羽的脸,也依旧肆无忌惮的不安分。

他的嘴角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放在桌下的手正在胡乱的去抓蓝忘机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衣襟。

“蓝湛,这么好的日子——中秋节啊,你真的不打算做点什么?”

恶劣的笑容逐渐变大:“比方说……”

刚想说些什么让道侣面红耳赤的荤话,却被蓝忘机堵在了喉里:“江宗主已经做了。”

魏无羡一愣,终于想起今天中午江澄黑着脸提着一篮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气势汹汹走进...

假装更新。其实只是写了老大的名字。)

他的名字也超级好听!。

【忘羡】少女密语心事

忽略沙雕标题x

羡羡性转pa+现代pa注意。

极度ooc预警x是一个小甜饼x

成年已工作叽x高中生性转羡。

人称傻傻分不清。如有错误还望见谅x


魏婴喜欢逛街,喜欢那些漂亮的衣物,她生的好看,自是穿什么带什么都好看。

她穿着碎花裙转圈,笑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蓝湛!看我看我!”

“嗯,看到了。”

站立在一边的少年穿着素色的校服,五官精致英俊的无可挑剔,表情却平无波澜,他站的笔直优美,路过的几个少女都频频回头。

魏婴察觉到了自家恋人的热度,于是立马扑过去,双手灵活地缠上蓝湛的脖子,然后环得紧紧的不再撒手。她整个人挂在蓝湛身上摇摇欲坠,笑容却比阳光还灿烂:“好看吗?”

蓝湛原本平静如古井般的面孔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

【道菲】祈愿之时 (骑士x公主/风格诡)

——贰
——意想不到的后续(?)——
——和前文完全对不上。——
——有大量私设预警——

菲洛顺着曲折蜿蜒的皇室长廊飞奔。她金褐色的长发往常总是扎成干净的双马尾,现在却毫不顾忌任其垂落肩头。

她在纤长的指尖上灌注了一点魔力,推开了尘封的图书室大门。

年幼时她就喜欢读书,图书室的所有布置都熟悉于心。她没有顾及周遭强烈的魔法波动以及图书之间的窃窃私语,径直走向图书室尽头。

——似乎是什么都没有的。

菲洛口中吐出晦涩艰深的字符,这是本国古老的语言,在普通民众生活里早已泯灭,仅有血统最纯正的皇室成员还得以铭记于心。她自幼聪明绝顶,对语言上更是独具天赋。

随着唇的一张一合,似乎连空气中最微小的魔法分子也开始有反应的振动,...

是瞎糊的哀酱了。)

颤巍巍地打tag。拒绝任何形式的引战和批判。

大佬轻喷随意x

是非常沙雕的产物了。)
列表为数不多的画手可以尽情嘲讽吐槽了hhhh

© -落汐- | Powered by LOFTER